安阳市福瑞商贸有限公司
新闻频道你的位置:安阳市福瑞商贸有限公司 > 新闻频道 > 补壹刀:印度又搞“突袭”!500多家在印中企正遭印执法部门调查
补壹刀:印度又搞“突袭”!500多家在印中企正遭印执法部门调查

2022-06-22 10:20    点击次数:88

  

  执笔/刀剑笑&叨叨姐

  500多家在印中企正遭受印度执法部门的调查。

  彭博社的最新爆料让人发现,在对小米、华为“突击查税”后,印度政府最近两年针对中企的审查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扩大到了令人吃惊的规模。

  在印度国内的中国手机用户以及相关行业机构都大为不解,甚至直接提出批评后,新德里仍执意对中企“区分对待”。加上之前下架数百款中国App等,一连串行动连起来,更加重了外界有关新德里故意对中企下黑手的广泛质疑。

  印度以执法为名,行政治化操弄之实,但这很显然是在画地为牢。

  1

  美国彭博社记者援引从印度企业事务部获得的相关文件,披露了印度当前这场针对中企的“扩大版”审查,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VIVO和中兴这次都进入了新德里的“黑名单”。

  文件显示,印度企业事务部早在4月份就启动了对VIVO的调查,以查证“所有权架构和财务报告方面是否存在重大违规行为”,同时还对中兴在印公司的账目展开审查。

  为啥突然发起这些行动?

  文件中的说法是,有“匿名信源”举报相关中企可能存在“财务欺诈”等违规行为。

  目前,有关VIVO和中兴调查的具体内容和结果都还没有出来。但一个“匿名举报”以及印度企业事务部大张旗鼓的调查,已经“成功”实现了对在印中企的“污名化”。

  除了这两家,小米、OPPO、华为和阿里巴巴等在印开展业务的中企,也都在被查的“500多家”之列。它们被要求提供有关公司董事、主要股东、受益人和所有权架构等详细信息。

  据知情人透露,相关报告可能7月份发布。调查结果也将决定,相关“案件”是否会被转移到“专门负责严重商业欺诈”的执法部门进一步处理。

  VIVO和中兴等在印被查的消息一出,媒体立即想到小米公司这两年在印度的一连串遭遇。

  按照时间线梳理,小米印度公司很早就被卷入印度财税部门掀起的“查税风暴”:

  去年12月,印度税务部门就曾突击搜查小米、OPPO等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办公室和制造厂。

  到了今年1月,印度财政部宣布向小米印度公司追缴高达65亿卢比的税款,理由是该公司向高通和小米移动软件公司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和专利许可费,未被计入其进口商品的交易价值。

  到了上个月,印方执法机构行动又有升级,直接以小米涉嫌违反印度外汇管理法为由,冻结了其大约555亿卢比(约合48亿元人民币)资金。

  当时就有人说,小米不会是最后一家在印受此遭遇的中企。

  话音未落,500多家在印中企正遭审查的消息,就出来了。

  无论“查税”还是以“不当财务行为”为由扩大调查,印度执法部门这是瞄准了在印中企下黑手吗?

  2020年中印加勒万河谷冲突后,印度先后下架200多款中国App,开始加强对在印中企的“合法合规性调查”,当时就已引发外界有关新德里搞政治化操弄的广泛质疑和批评。

  当前这波针对中企的调查仍没摆脱这样的色彩。

  数据显示,山东自德空间装饰有限公司中国手机厂商牢牢占据着印度市场。除了小米在印出货量稳居第一,VIVO、realme和OPPO等三个中国品牌,分别位列第三、四、五位。四家中国公司去年占据了印度手机市场大约65%的出货量。

  但有人发现,就在这些中国手机厂商悉数进入印方“观察视线”时,排名第二的三星却没进入调查名单。

  在印中企遭受如此“特殊对待”,不得不让人感觉,印度执法部门就是在专门针对它们。

  眼见小米、VIVO和中兴等中国公司被如此发难,其他科技巨头也看不下去了。

  彭博社5月31日报道,一个名为“印度手机与电子产品协会”的游说团体,前一天致信印度相关政府部门,指责该国对科技行业使用特许权使用费的机制“缺乏了解”。

  这个团体的成员包括美国苹果公司、小米、OPPO还有印度一些本土科技巨头。尽管信中没有直接点名小米的案子,但指出印度执法部门这种做法可能导致相关领域企业出现“寒蝉效应”。

  2

  这两年多以来,印度对中企态度呈现出明显的反复。

  2020年,边境摩擦导致中印关系急剧恶化,印度政府开始尝试限制中国对其敏感公司和行业的投资,之后陆续禁止了200多个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并对中国商品进口进行额外审查。

  到了2021年3月,中印关系出现一定程度的缓和,印度官方又称可以“有选择地考虑中国的投资”。当中印边境谈判在下半年再次陷入僵局时,风向又变了,新德里搞出“税务突袭”等行动,发出中企“偷税漏税”“诈骗”“偷窃利润”等信息。

  进入2022年。

  中印1月举行第14轮军长级会谈时,印度方面传出的消息是,正在考虑放松对部分中国投资的限制。只是,波折再次出现,新德里很快掀起又一轮针对在印中企的调查。

  看起来,新德里对在印中企的态度,如同6月的天说变就变,中国投资和中国企业已经成为它“随时可以打击的对象”。

  事实上,就连一些印度人自己都倾向于认为,印方针对中企的调查“是一场精心策划行动的一部分”。

  云南财经大学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教授杨怡爽此前曾就此撰文称,印度对中企发动“突袭”既“理性”又“不理性”。

  这类行动的出发点是短期政治考虑,非常不理性,它的执行手段却很“理性”。

  查处“偷税漏税”,放到哪个国家都是“合法合规”的理由,它可以辩称,这是没有政治动机的正常行为。

  新德里选择的对象也很“理性”:小米、OPPO等在印度手机市场根基深厚且本地化程度高,不太可能会为了几次打击就立即放弃和撤离印度市场。

  经过如此精心的算计和尝试,新德里已经认识到,打击这些在印中企成本低廉却可以收获颇大,相关政策还可以根据中印关系的起伏随时进行调整。

  3

  眼下这波所谓“调整”的大背景之一,就是印方自认为已经如愿减少了“对华经济依赖”。

  按照印方统计,美国在2021-2022财年已经超越中国,成为印度的最大贸易伙伴。其中美印贸易额为1194.2亿美元,中印贸易额为1154.2亿美元。

  有印度学者据此认为,印度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快速发展的市场经济,会给美印合作带来巨大商机。

  事实并非如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出,中印双方统计口径不同,导致各自公布的贸易数字有所差异。

  按照中方的统计,2021年中印双边贸易额为1256.6亿美元。这样一来,中国仍是印度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且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

  新德里一直满心满意想要推动与中国的“科技脱钩”和“产业切割”,但中印贸易关系哪里是说解构就可以解构的。

  再一个背景,是印度军方近来频频对华展现的“咄咄逼人”姿态。

  最新一例即是计划设立对华联合指挥中枢。

  印度媒体5月底透露,印军准备成立由东部陆军、空军、海军司令部和位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三军司令部组成的联合指挥中枢,为的是对抗中国在北部边境地区和印度洋海域的任何“潜在挑战”。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这个名为“提特拉小组”的指挥中枢权限蛮大的,它有权在国家面临“安全威胁”时作出“关键决策”。

  在边境方向上,印度的小动作还有不少。

  多家印媒报道,先前驻扎在印巴边境的印军六个师正陆续移防至“阿鲁纳恰尔邦”(我藏南地区)等中印边境重地。尤其是在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印度陆军还指示先前专门从事反恐行动的一个师今后只负责中印边境防务。

  最新一波打压中企的时机,也稍显微妙。

  5月31日,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洪亮同印度外交部东亚司辅秘史耐恩以视频方式共同主持了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第24次会议。

  这次会议提到,“同意认真落实两国领导人和两国外长达成的重要共识,推动边境局势进一步缓和降温”,并“尽快举行第16轮军长级会谈”。

  如此巧合,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印度方面是再次试图“将边界纠纷与中印整体关系挂钩”,以此“胁迫中方让步”吗?

  “作为成熟理性的发展中大国,中印要将边界问题置于双边关系适当位置,不应用边界问题定义甚至影响双边关系整体发展。”

  王毅外长3月访印时的这句话值得重温。

  新德里,忠言逆耳啊!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

AAB

Powered by 安阳市福瑞商贸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2 版权所有